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俩相望,永久是多久

发布时间:2019-08-15 13:53:48
在岁月的长河里,时光荏苒, 在风的怀抱里,清歌飞舞, 在花的海洋里,吻着唇印, 在无尽的黑夜里,萤光在远处跳动, 在无声的世界里,一扇关闭的门, 未打开的窗, 在我们之间,无数条旅程, 在不停的选择, 在希望与破灭之间, 黑暗会悄然离去, 黎明伴着朝阳带着希望, 犹如春的丫苗,藏在土里, 等待思雨滴落,破土而出。 有中爱叫永久,永久是多久, 有中浓叫情网, 盘丝凝结的界限,聚与散之时, 有中伤叫心伤,能停留多久, 有中等待叫念,谁能念在心头。 海中的风带着,浪的声音, 岩石的磨练,风中的砂, 是岁月的默契, 还是时光的堆积, 明知难舍难离, 还是早知道要分离, 风吹的砂,是泪痕迷离, 还是悲伤尘世, 手尖的浮动,暗流的沙粒, 有谁知道转身之后, 已陌生。 梅花开似雪,红尘何时梦 花开无限期,夜尽天明时 几番费思量,欲诉无人知 此情无计消,几时能写尽 今古河山无定拒 一若梦回,谁人知 画角声中盘丝凝结徒伤凉 牧马频来去,谁持尽月满时 一夜鸣笛幻化妆 满目荒凉谁可语,欲诉无人问 西风吹老丹枫树,片片伤悲如薄冰 从前幽怨应无数,残花残影残破镜 铁马金戈,踏遍岁月声,年华几度时 青冢黄昏路,奈落叶枯夜更深 一往情深深几许,庭院深深几度春 深山夕照深秋雨,一末烟思索清风 看尽了多少离别与孤独。幽门螺旋杆菌感染好不好治
冠心病食疗吃什么
孩子口臭怎么办
孩子厌食怎么调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