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八三零章 非人类(一)

发布时间:2019-09-25 18:11:28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八三零章 非人类(一)

身体恢复行动力,叶捷琳立即飞身后撤。阿托环和塞尔默扛着几个队员赶到他身边,深坑的情况超过了他们的处理范围,必须马上撤退。无论最后是巨狼成功,还是那些幼龙合力杀死了巨狼,剩下的一方都不是他们可以应对的生物。

“砰——”深坑上空的雾气间,炸响一朵深红色的信号弹,巨蜂展翅的嗡嗡声响形如瀑布从天空上一落而下,风向变成了垂直,树叶哗啦啦响起来。

“老大,军部学校强制性撤退的命令!”阿托环转过头喊道。

“我知道,肯定是刚才幼龙咆哮惊动了他们。”叶捷琳回答,看了身后一眼。巨狼口中的幼龙已经不再动作,身体好像破旧建筑般坍塌下去,从伤口出喷出的鲜血洒在巨狼身上,直接将那层细长鳞片般的毛发浸润,腐蚀出了阵阵轻烟。

或许是才出生,加之也被糊状物中的共生细菌与毒性侵蚀,造成的伤害并不可观。巨狼此刻扬起脑袋,一口咬住幼龙大半尸体,直接进食起来。它看向别处几颗龙蛋,里面带着愤怒和慌张。

叶捷琳从中读出了什么,那是被他们这群人打破拟定计划的无奈感。叶捷琳这时回忆起深坑中的情景,才恍然发觉那些龙蛋的摆放位置很有考究。以深坑中心为起点、向着外部扩散的螺旋形状,几颗龙蛋就放在螺线上。巨狼计算好了这些龙蛋被孵化出来的大致时间,让他们出生时具有一个时间差,以便自己可以安心地一头头将出生的幼龙全部杀死吞食掉。

但现在时间差被打破,巨狼进食口中幼龙时,一条淡灰色尾巴刺破弹壳,捅进了它的腹部。那条尾巴搅动起来,伤口处顿时喷出鲜血,巨狼狠狠咬住口中的幼龙,身体往一旁移开,看着那颗顶破弹壳的狰狞脑袋。

这头幼龙发出低沉的鸣响,带着无形的力量,糊状物上掀起一层层波浪,其他四颗龙蛋在这声音下,裂缝急剧扩张。

“砰砰——”如同大锤敲击铁门,剩余龙蛋的弹壳尽数裂开,五条幼龙全部提前破壳而出,燃烧的十字瞳孔看了看那头已经死去的幼龙,鳞片同时急促张开闭合,发出细碎的拍击声,将巨狼锁定在了正中间。

“咚!咚!咚!”五头幼狼同时冲开,巨狼眼里露出不甘心,但身体还是飞跃起来,朝着深坑边缘重重跳过去。几条尾巴交叉刺击半空,于巨狼后腿上留下伤口。并不能阻止什么,巨狼落地后连续飞奔,几个跳跃间就来到深坑边上。它这时回头看了身后一眼,好像是要铭记什么。带着愤怒,巨狼锋利的獠牙将口中的幼龙尸体紧紧咬住,转过脑袋跑向密林。

“轰!”几道鲜艳的橘黄色线条此刻从天空上降落而下,如同千年前处决犯人的利剑,带着澄澈的啸音,刹那间便已将巨狼的脑袋整个完全洞穿。子弹与巨狼头骨轰鸣的碰撞声音中,地面炸开,泥土溅射四五米的高度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八三零章 非人类(一)

进而淡红色落雨成片落下,范围辐射半径几百米。古树消融,木屑飞溅,被升力装置的强风席卷向深坑边缘。糊状物四下溅起,五头幼龙发出嘶吼,他们感觉到了极大的危险,身体在深坑中向着不同的方向飞窜出去。

那层灰色的鳞片以可见的速度纷纷在大口径航炮下炸裂,疼痛使得他们的发出愤怒的吼声,速度同时陡然提升。有幼龙扇动双翼,加速之下身体离开深坑朝着被航炮覆盖的范围之外飞去。

“嗤!”深坑上空支离破碎的雾气这时被什么东西猛然冲散,有重物以恐怖的速度落下。半空中甚至带着一道明显的空气通道,边缘散开一圈圈波动的冲击波纹。雾气的缺口上,一艘长度四五百米的藏青色飞空艇悬立在那里,其侧身边,大团炮口烟雾被吹开,露出一截口径巨大的钢铁炮管,里面的死亡螺旋线带着剧烈摩擦后尚存的暗红火星。

发射的炮弹冲进地底,轰开一块浅坑。碰撞引信这时才被完全触发,泥土升上半空,巨大的爆云胀开,冲击波与气浪扫掠过深坑四周,弥漫的雾气彻底消息不见,露出下方一个直径超过百米的恐怖弹坑。

只剩头三头幼龙在急速逃窜,他们口中不停发出嘶吼,似在召唤遥远方向的同伴。飞空艇上所有的航弹发射管打开,大量航弹被抛射出去,半空中点燃了尾巴,分成三大簇,和着航炮的子弹追击向那三头幼龙。

一头幼龙首先抵抗不住航炮累积下的重伤,他翅膀的翼膜被洞穿了数十个孔洞,身体滑落间,便被身后的航弹追上。爆炸的火焰将之完全包裹,一具面目辨识不清的尸体带着烟雾,一两秒后从浓烟中落下。

最后两头幼龙似乎是靠近深坑中心位置的龙蛋所孵化出来,身体上更为完整。在一大簇航弹接近的前一刻,灰色鳞片之上统统亮起淡红色纹路。它们张开嘴巴,炽白的火焰从口中喷溅出来,横扫而过。航弹全部提前触发,爆炸的火焰甚至也被这吐息毫无阻碍的冲散。

大片航炮子弹这时打中幼龙,失去鳞片的保护,背部溅起血花。但是距离也已拉开,即便是幼龙,伴随出生的体质也远远强于手术者。翼膜上出现的几个孔洞并不能阻止这两头幼龙疯狂的逃窜。

“停止攻击,动静若是继续这样下去,我们的处境会变得很麻烦。”控制室内,有人看着渐渐隐入雾气中的幼龙说,“居然会遇到这种情况,看来南方森林这里也开始生出变化了。没有十足的运气,以这两头幼龙目前的状态,也很难存活。南方森林中可是有很多类第二类生物喜欢他们的身体的。出生后没有得到进食,加上对它们来说还很勉强的吐息的消耗,也用不着我们下去处理后续了。”

“发出信号,我们去集合地那里,这次任务算是提前结束了。不能再增加损失了,毕业率倒是无所谓,我们不在乎,但到时候向上面作出交代就不好过了。”飞空艇在感叹的声音中转过方向,飞向森林边缘。

另外一边,叶捷琳他们已经丢掉了不必要的装备,加快撤离的速度。几个在幼龙声音中失去行动力的队员已经醒来,脸色苍白,声音的波动让他们的脏器受到了震动伤害。

阿托环一边跟在叶捷琳身后,一边打开了通讯器。脸色有些难看,几次尝试下,一直都是无人接听的情况。他一旁的塞尔默也变得更加沉默。

叶捷琳这时偏过头,阿托环当即收起通讯器,带着苦笑,但还是在叶捷琳的眼神下冒了一头汗水。短暂时间里,叶捷琳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

上饶治疗盆腔炎医院
上饶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上饶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上饶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上饶治疗阴道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