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北京一女工程师因婚恋分歧被父母送入精神病院

发布时间:2019-12-04 13:35:11

漫画/邝野

在北京工作近10年的女工程师陈丹(化名)怎么也想不到,仅仅因为婚恋分歧,就被自己的父母及其雇来的四名蛮汉强行扭送至北京回龙观医院,非自愿留院 观察 近72小时。期间,自称意识完全清晰的她,在精神病房内被要求脱得一丝不挂,强制接受各种 身体检查 。尽管事发当时已报警,但在警员赶到前她已被专车扭送至医院。至6月8日下午出院后,陈丹以非法入室罪及非法拘禁罪,向公安部门举报其父母及北京回龙观医院。

为引起对 被精神病 现象的关注,陈丹在网上发文,详细披露了其在医院受到的各种 非法待遇 。

1带离

父母带四蛮汉破锁入宅抬人

陈丹是家中独女,大学毕业至今10年,她离开东北老家独自在北京生活,并成为一名工程师。陈丹称,幼时的成长环境对她来说异常痛苦, 大概是因为老来得女,父母从小就对我过度关注,不让我跟一般小孩玩,不准学游泳,被罩在玻璃杯下生活,直到上大学。

2000年,正在读大学的陈丹瞒着父母恋爱了,父母偷看其日记后得知此事,闹到学校大骂其男友是流氓。 他们找到学院辅导员,破口辱骂对方,搞得满城风雨,我后来被迫与男友分手。虽然多次跟父母沟通,希望给点私人空间,但几乎没有用。

参加工作后,由于父母 一如既往 多次干涉陈丹的婚恋自由及业余爱好,甚至到其住所和工作场所监视。为了躲避 骚扰 ,陈丹称已经有近一年时间没和父母见面,四处避着甚至过年也不回家。

受第一次恋爱被迫分手的打击,第二次恋爱时陈丹没有告诉父母,确定关系后两人不久便同居。今年6月5日下午六时左右,正当陈丹准备下楼购物时,远在东北的父母突然 杀到 , 我当时立马关门退回屋内,父母一直在外面敲门 。大约过了10多分钟,沉寂之后本以为父母已经走了,不料这时传来拆除门锁的声音,情急之下陈丹报警,但很快,四名自称精神病院护工的男子,跟随其父母身后冲入家里,对方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只要求陈丹配合,到他们医院检查。在警察尚未到达前,陈丹已被强行抬出了家门,其男友阻拦,被其父母推到一边, 我被架住胳膊往楼下走,然后塞进在路旁等候的出租车里带走 。陈丹称,自己在整个带离过程中虽有挣扎,但无济于事,其男友迫不得已陪送到北京回龙观医院。

2入院

关进精神病房剥光接受检查

谈及当初并未过激反抗的原因,陈丹称当时以为只要有真正的医生诊断,相信做完检查后就可以顺利离开。但接下来的事情,却让她陷入更大的恐惧中。

在没有任何医生接诊、没做任何相关精神病检查、没有任何诊断的情况下,我被直接带到一个住有10人的精神病人房间内。 据陈丹回忆,在医院病房的大铁门口,护士指示陈丹把手机、手表、耳钉和钱都留给其男友,随后她被护士架入了病区。

出院后,陈丹逐一记录下她在精神病院的生活: 三个护士围着我,九张病床上躺着各式各样的女患者,相当一部分手臂被捆绑在床栏杆上。护士带我到空着的一张床边,我被要求脱光,内裤都不剩的精光。前后转圈给他们查体,记录身体是否有疾病伤痕。 陈丹随身穿着的衣服被收走,之后院方发给陈丹一套病人服。

出院

三级专家鉴定确诊无精神病

据陈丹回忆,在被送入院的第二天即6月6日,吃完早饭后护士长来查房,先后询问陈丹的姓名年龄、由谁送来、为什么来,期间陈丹提出自己是被强制送入,出院后将起诉院方时,陈丹得到的回复是:起诉无用,需耐心等待医院的鉴定流程。

10时左右,陈丹第一次见到了主治医生。提问内容包括童年的家庭生活、大学初恋、被强制分手等诸多隐私。陈丹称,由于冷静而有条理的叙述以及理智配合的态度, 从医生的语气神情能确定他不认为我是疯子 。在跟主治医生谈话后,陈丹得知即使精神没问题,入院后也要根据流程经过三级专家鉴定复核才能离开。按照规定,她在两周后才能接受探视,按照床号排序在规定日期打电话。

最后一次会诊,是在6月8日上午。医院组织了二十几人的专家,集中在医院的大会议室对陈丹进行诊断。陈丹称,自己被迫在二十多人面前反复回答前次被问及的诸如与父母之间为何不合、反对初恋男友的具体过程,以及父母说过哪些伤害自己的话等等。此会议大概持续了40分钟。最终在下午16时,也就是陈丹入院将近72小时后,主管医生宣布她被确诊无精神疾病,可以立即办理出院手续。

陈丹称,自己最大的愤怒在于,虽然回龙观医院没有对自己用任何药物,但他们不经诊断、没有任何程序,就把一个人关进精神病房。事后陈丹追问父母,把她架入医院的四个蛮汉究竟与医院是什么关系, 父母告诉我,他们是医院的医托,但我没能拿到确切证据。

4报警

追究各方责任

警方未有回复

6月8日下午,陈丹出院。因莫名被 整治 了70余小时,陈丹回到家中昏头倒睡了一天后,再次向北京警方报案:希望追究其父母、四名陌生男子,以及北京回龙观医院的相应法律责任。

记者致电北京回龙观医院求证此事。医院门诊部回应称,除了陈丹家属,其他人都不能查陈丹的就诊信息, 对于疑似精神病患者,如果家属执意要送来就诊,我们可以接诊也可以派车协助 ,但对于医院是否曾派人强行扭送陈丹至医院一事,医院则不予置评。

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记者提出采访陈丹的父母,对此陈丹断然拒绝。陈丹解释称,她害怕父母在事端扩大后再次寻找麻烦伤及自己。记者尝试多方联系陈丹的父母,未果。

陈丹称,因案情取证复杂,现阶段正处于公安机关报案预审阶段。 刚开始时,派出所以送治人是我父母,称属于家庭纠纷想予以调解结案。在我向当地督察投诉后,公安机关才重视此案。 之后,陈丹被告知,公安机关将会集体讨论此案后尽快给予答复。但案件至今十余天,答复仍没有下落。

石家庄哪的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昆明治妇科疾病哪家医院好
银川性病医院费用
兰州中医白癜风医院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