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武通九天 第十九章 下山

发布时间:2019-09-25 20:39:20

武通九天 第十九章 下山

早晨的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照射尘世万灵,而尘世万灵也在阳光的沐浴洗礼中,生根发芽,茁壮成长,等待着有朝一日能够破茧成蝶,翱翔苍宇。

流云山,空冥宗,一处山峰上,一道人影盘坐在一块半人高的山石上,迎着早晨的朝阳,时而睁开双眼观看天际云端,感悟尘世万物的生长过程;聆听天地间一切生命的气息,远处流水的声音,近处绽放的花朵。

时而闭目修炼,双手结出奇异复杂的手印,道道元力萦绕其上,身体各部位也如同吞吐般地将一道道天地元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吸纳进体内,走遍全身筋脉然后进入丹田空间。

“呼,早晨的天地元力,确实比其它时间内的要精纯得多啊,果然是空气中没有其它杂物,能更有效地吸纳元力,不需要刻意的去去除杂质。”尘阳从修炼中醒来,站起身边伸懒腰边説道。

“嗯,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啊,是不是该做diǎn什么呢”,随后尘阳就做出一个简直让人瞠目结舌的动作,同时唱起了让人啼笑皆非的歌谣,当然如果有人看得到的话肯定会如此的。只见他边做边唱道:“我左三圈,右三圈,肚子扭扭,屁股扭扭,早睡早起,咱们来做运动,我跺跺脚啊伸伸手,深做深呼吸,耶耶啊蹦蹦跳跳我也不会老……”

这丫的在唱到“屁股扭扭”的时候还特意地把屁股非常夸张地左右摇摆,还时不时地拿手用力地拍打着那啥上面,啪啪啪的真叫一个响亮,而那姿势,真叫一个让人啊,一个字,你特么的真是骚啊。

你説你修炼就修炼吧,好好的跳唱起什么歌,跳起什么舞啊你,你这唱的又是什么歌,跳的又是什么舞啊你,你説你一个二十多岁的大xiǎo伙子了,能不能正常diǎn,啊,能不能啊,跺脚的时候你怎么不用力跺,我跺断你的脚,你特么的。

“啊哈哈哈……啊咯咯咯……笑死我了,太搞笑了,这什么人啊,啊哈哈哈……啊咯咯咯……”只见两位美丽的女子站在不远处,看着尘阳的一举一动,其中一位美的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美的颠倒众生,美的人见犹怜,只见她用手轻轻捂住嘴吧微微地发出笑声,真是一笑倾人城,二笑倾人国,三笑倾人心。而另一个相比她也差不了多少,也是美的人见人爱,美的花见花开

武通九天  第十九章 下山

。但两人的性格却是完全不同,一个温文尔雅,柔情似水;另一个却是活泼俏皮,开朗大方。

刚才的笑声就是她发出来的,笑得那叫一个花枝乱颤,阳光明媚,“啊哈哈哈……啊咯咯咯……不行了,不行了,xiǎo姐我实在是不行了,实在是太搞笑了,笑得我都要……我都要……啊哈哈哈……啊咯咯咯……我实在是憋不住了,我要去方便一下了,啊哈哈哈,实在是太搞笑了,啊咯咯咯”。那位活泼可爱的美女就这样边笑边向原路跑了回去,看来,真的是笑滴要去那啥了,咳咳。

当尘阳听见笑声再随声望来的时候去什么人也没见到,仿佛从来就没有人出现过一样,可是尘阳相信,自己绝没有听错的,好歹自己现在也是一位元始境强者了,他自己心里想道,元始境强者?你特么的这也能叫强者?你可真是强者啊!!!

“谁,是谁,是谁偷偷摸摸地偷看本强者修炼,哦不是,是偷看本大帅哥跳舞唱歌,哦不是,是修炼,是谁,给我出来”。回答他的是阵阵微风与远处的虫鸣声,他的脸皮倒也是挺厚的呀,一diǎn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啧啧啧。

“是谁啊,怎么不出来啊,难道不知道偷看别人修炼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你们这种行为叫剽窃,知道么,探看别人的是犯法滴,知道么?不回答我,不出来见我,更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知道么?”

远外,那位温文尔雅,端庄贤淑的绝世女子听见尘阳的话,实在是忍不住,“扑哧”一声地笑了出来,这什么人呀,绝世美女心里嘀咕着。

见久久未有回应的尘阳也就不再坚持自顾自地説下去了,“嗯,再修炼一会就回去吧,要不要再来运动运动下的跳个舞先呢?xiǎo苹果?嗯,还是算了吧,修炼要紧,实力最重要了,这可是乱世将起的时代啊,嗯,我要闯出一片天的。”然后又盘坐于刚才那块山石上,闭上双眼,双手结印,进入修炼状态。

“尘阳大哥,尘阳大哥,不要修炼了,我师父叫我下山到流云城内去为他买些炼丹用的灵药,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下山去玩玩啊,金刚那货也去的,他还叫我来问问你去不去,你去不去啊,尘阳大哥?”

突兀的声音响起在尘阳的耳边,他不得不从修炼中醒来,睁开双眼就看到一张大脸及乎贴到了他的鼻子上,尘阳一介向后仰去,他不得不后仰啊,再不后仰都要嘴对上嘴了,那后果,谁负得起责啊,是不是。

“我説罗汉同志,你能不能每次都别贴我这么近啊,我有洁僻的,还有,你没看到我正在修炼啊,还这样大呼xiǎo叫的,你想让我走火入魔啊,你丫的。”

“呃,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尘阳大哥,那你去还是不去啊?”

“不去,我要修炼呢。”

“啊,去吧,尘阳大哥,我们都好久没在一起聚聚了。”

“説了不去就不去,我要修炼,还有你们,不要整天只顾着玩,要多加修炼,增强实力,知道啵。”

“呵呵,知道,知道,嘿嘿,尘阳大哥,你真不去?”

“説了不去就不去,难道还有什么真与假的”,尘阳瞪着眼睛説道。

然后就看到罗汉神神秘秘地向周围看了看,再再神秘兮兮地笑着向前走一步贴到尘阳的耳旁嘀嘀咕咕地説了一句话。尘阳瞬间就瞪圆了他那双眼睛,明亮的眼珠子在眼眶内滴溜溜地转着圈,最后像是下定了千古难下的决心似的,“我……去”,声音拖得冗长冗长的。

“真的决定去了?”

“真的决定去了。”

“不修炼了?”

“不修炼了。”

“真的?”

“真的,我説你有完没完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凭嘴了,找打,是吧。”

“呵呵,我这不是确定下嘛。”

“靠,有你这样确定的,婆婆妈妈唠唠叨叨的,像个女人似的。”

“嘿嘿,那我们走吧,尘阳大哥,再去叫上金刚那货,他都等不及了吧,每次都是他最急,每次都是他最醉,上次下山特么的喝醉了吐了我一身,害得我回去以后把衣服洗了三次都还有酒味,还被师父罚得,唉,我都不想説了,那真叫一个悲催啊。”

“嘿嘿,活该你倒霉。”

“尘阳大哥,你怎么这么不厚道啊。”

“啥?我不厚道?你丫的竟敢説我不厚道,我怎么就不厚道了,还记得那次你为了躲避痛苦的段身境修炼装病不起,如果不是我为你圆谎,你早就被你师父发现了,还有那次你偷偷的跑到后山石壁下去想再次感悟,要不是我为你求情,你早就被逐下山去了,还有那次你躲在房间偷偷喝酒,要不是我及时报信,你就会被你师父逮个正着,还有那次……还有那次……还有那次……”

“得,得,尘阳大哥,您厚道,你忒厚道,是我错了,是我错了,下山之后我自罚三杯,求您不要再説了,好吗?”罗汉嘴上这样説道,心里却诽谤道,你丫的厚道?这不都是你教的,你厚道?你真是厚道啊,大哥。

“这还差不多”,尘阳听到罗汉嘴里説却不知罗汉心里想的説道,“对了,等下找上金刚之后,再把雪儿那丫头也叫上,这么久没见了,心里怪想她的,你去叫”,尘阳对罗汉説道。

“啊,为什么,为什么又是我,”心里却説道,为什么每次受作伤的都是我?

“啊什么啊,为什么不能是你,难道还要我去叫?”

“不是,不是,可是,可是雪儿她师父,实在是不好惹啊,那女人婆”,説完还向四周看了看,生怕雪儿她师父就在附近似的。

“怕什么,不就是为你我几次锻练锻练身子骨嘛,这是好事,别人想都想不来的好事呢,嘿嘿。”

“好事?我好你个锤子,是好事你会让给我们?是好事你自己怎么不去,你个锤子的”,罗汉心里説道,嘴里应道:“真是好事啊,嗯,得把这好事给金刚吧,我已经‘享受’过这种‘好事’好多回了,人不能太自私,也要为兄弟想想滴,是吧,尘阳大哥”,説完还贱贱地对着尘阳笑了笑,那笑容,别提多阴险了。

“哟嗬,变聪明了呀。”

“嘿嘿,大哥教导有方啊。”説完,两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向着金刚修炼之处走去。

“xiǎo罗汉,你来找我的时候在路上有没有看到其她人?”

“没有啊,有什么人啊?”

“哦,没有看到那就算了。”

……

……

济南血管瘤医院预约看病
济南血管瘤医院开通网上预约
济南血管瘤医院预约挂专家号
济南血管瘤医院预约专家
济南血管瘤医院检查预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