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万古邪帝 第2583 九州之死 坐视

发布时间:2020-01-16 22:23:32

万古邪帝 第2583 九州之死 坐视

有时一个人的身影,能让众生下跪,以匍匐示敬畏。

有时一个人的一句话,却能让众生神魂冻结,意识停滞。

“不,不是早死了么……”

愕然地说完这话后,胆小的血子发现围住自己的这些诡异修士,没什么变化。

问自己话的人,还保持着咧嘴大笑的样子。

右侧的红衣女子,手握大刀,眉头微皱。

左侧的独眼龙,表情平静。

独眼龙身旁的白衣女子,双手略有些紧地握在一起。

……

所有人都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态。

唯独一个略显彪形的中年大汉,有些魂不守舍地仿佛在体悟修行。

但一动不动,并不代表没有发生变化。

咧嘴大笑的人……

手握大刀的女人……

表情平静的独眼龙……

双手握在一起的白衣女……

……

几乎所有围住他的人类修士,都失去了各自应有的惫懒、严肃、平静、紧张之情绪……

似乎他刚说完一句话,这群人的神魂就不知飞到了哪里。

唯独……

魂不守舍的彪形大汉身躯一颤,颤出一股让他心悸的气血之风……

尚在心悸,他就发现自己悬在了半空,喉头,多了一只仿佛蕴含了满满的,火山爆发之力的手。

“你,你说,说什么……”

“邪帝传,传人早,早死了啊……”

噗通……

几乎能焚天灭地的一只手,倏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心惊胆颤的血子落在地上。

似乎他这一落,产生了巨大的冲击,让围住他的,且一动不动的人类修士身躯剧晃……

有的晃得站立不稳。

有的晃得踉跄欲倒。

有的晃得连连后退。

有的晃得跌坐在地。

有的,甚至晃出了近乎绝望的哀鸣。

……

果然是一帮诡异的人类修士啊……

如是想的血子暗暗摇头,想了想,又摇了摇头。

“但最恐怖的,非种魔珠无,无疑!”

想到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幕,血子身躯又开始不由自主地哆嗦。

“如,如此恐怖的种魔珠,罗,罗铮大人他,他竟能将其斩杀……”

“不不不,是,是罗铮大人先和种魔联手杀了邪,邪帝传人,再……”

“你说什么!”

血子又悬在了半空,骇然低头一瞧,他就看到了一双眼角眦裂的,比自己红眸还红的,想吃人的眸子。

小树眸中的血子,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了。

但他尽量保留的清醒,能让他确定手里抓着的人就是知道邪天行踪的血子。

“是谁杀了邪天!”

一字一顿。

顿出令血子无比胆寒的气息。

倏然间他就明白——这群人类修士,根本不是找邪帝传人行诸界欲斩之事的,而是邪帝传人的人。

“是,是种魔!”

“是种魔杀死了邪帝传人!”

“邪帝,邪帝传人本来是找罗铮大人联手斩,斩杀种魔的!”

“结果,结果邪帝传人被种魔斩杀……但,但罗铮大人已,已经杀了种魔……”

“对,罗铮大人斩杀了种魔,算,算是为邪帝传,传人报仇了……”

……

噗通……

血子第二次被丢在地上的同时,小树眸中的红,就变成了丝丝鲜血。

“啊啊啊!这不可能!”

嘭!

发狂的红衣狠狠将刀柄杵在地上,一把拽起血子,左掌嘭的一声按在血子头顶!

“敢反抗,就是死!”

借岁月之意,红衣终于从血子的记忆中提取到了当日所发生的那一幕。

当看到邪天被罗刹、种魔的联手合击,打得尸体都未曾留下后……

红衣没有哭。

只是两行泪水倏然落下,毫无声息。

伴随血子第三次落地的,是九州众人的不再一动不动。

似乎他们飞天的神魂,依旧回归本体。

但带回来的,却不止回神,还有瞪大的茫然双眸,无声的哭泣,绝望的笼罩……

血子终于从这些诡异的人类修士身上,感受到了另外一种恐惧。

这种恐惧,无色无形,无法如他看到的种魔珠吞噬生灵那般震撼,却从他想象不到的层面,直袭他的心灵。

“这,这群怪人……”

似乎察觉到心灵的颤抖正在极速加剧,不想被人类吓死的血子,尖叫一声远蹿而逃。

此时此刻的他,甚至压下了对种魔珠的恐惧……

因为他逃遁的方向,正是种魔珠所在。

随着逃遁,诡异人类带给他的诡异恐怖,渐渐减弱。

而身处渐渐浓郁的,种魔珠带给他的恐怖之中,他颤抖的心灵,竟开始变得安静起来。

回首一望。

他逃离之地毫无动静。

没有修为气息。

没有战意。

没有杀气。

……

却似一片连荒芜都无法形容的,死寂之地。

看到这一幕的邪月,满脸都是苦笑。

他亲眼看到邪天的消失之时,因为无法找到邪天的气息,最后只能将邪天不死的关键,归结到了这些身具邪军军魂的九州修士,依旧嬉皮笑脸的反应之上。

而如今,身具邪军军魂的小树等人,却被打击得连这一点都忘了。

这不是愚蠢。

只能说他们所具备的智慧和心性,在邪天身死的消息面前近乎彻底地被抹去……

留下的那么一丁点儿,也只能让他们如小树那般多问一句,如红衣那般借岁月之意溯本归源……

当看到红衣无声哭泣的一幕后,所有九州修士,都知道了红衣看到了什么,继而将那片本该被混乱主宰的战地,变成了死寂之地。

陆小小看得有些心疼,想了想问道:“前辈,你就不管管?”

“怎么管?”

“前辈,你路上可是告诉我,少主他没挂……”

“所以呢?”

“所以,该告诉他们……”

“然后被那个魔妾发现?”

“悄悄……”

“你能悄悄呆在这里不被那几个发现,已经是极限了。”

……

陆小小不再言语,看向小树等人的目光,渐渐复杂起来。

而复杂之中占据最多的情绪,却是丝丝愧疚。

至少在目睹邪天消失,进而认为少主身死道消的那一刻,他的表现虽然也堪称疯狂……

但这疯狂的味道,却远不如远处的死寂。

“我还不如这些外人么……”

自嘲地摇了摇头,陆小小分身的视线就转到了正极速接近混乱之地的魔妾等存在身上。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贵阳脑癫医院癫痫诊疗中心挂号
安阳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治白癜风广东哪家医院好
河北正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